menu

[转载]纪念曾经的同桌--愿你一路走好

Posted on 28/04/2011, in Blog.
纪念曾经的同桌--愿你一路走好

小晖,你回来,我还要摸你的头,捏你的脸;

小晖,你回来,不是说好的吗,等你的脚好了,我们再一起打球的;

小晖,你回来,你不是老是说我欺负你吗,那你快回来骂我啊,说我啊……

小晖,你还这么年轻,你才18岁,还有这么多的梦想没实现啊……

没用了,一切都回不来了,无论我们怎么喊你,你也听不见了……

昨天,你还是我的同桌,用你独一无二的腔调和我讲着那些有意义的、没意义的;

昨天,我们还一起打球,你老是说大家不把球传给你,然后我就每次把球传给你,你总喜欢用奇特的姿势投三分;

昨天,我们还在为数学竞赛刷着题,趁僵脑尸不在的时候在桌子上弹硬币;

昨天,我们还在龙岩住着同个寝室,熄灯了的时候你搞笑的给我们几个发了一模一样的彩信(爱心+“我喜欢你”),还有逃出去吃华莱士,然后大战僵脑尸;

昨天,你还手拿一本六级单词,我经常会拿过来抽单词给你,我总是喜欢挑那些很偏的意思,而你竟然都能记得;

后来我也买了一本一样的,只是到现在都没看过几页;

昨天,你为光明大哥买蛋糕,为你的Double Square 姐姐买奶茶,我们一起叫外卖,晚自修一起提前跑走;

你一直是大家笑声的来源,你用你独特的方式带给大家快乐……

可现在,只需那么短的一刹那,你就与我们相隔了十万光年了……

今天,当我看到噩耗时,真的不敢相信,一切都太突然了。或许,没有今天知道的这些事,随着时间渐渐的冲淡,真的会有那么一天,我或许会记不起你的相貌,甚至是你的名字;而现在,从前的关于你的记忆,仿佛全是在昨天,是那么的清晰,你的声音一直在我脑中回响。高二的时候,你因为打球脚骨折而留了一级,离开了我们班,我没想到在那之后,只看到了你寥寥数面。最后一次好像是那次你来我们班问生物怎么学,期间也问了我,而我却全当你在开玩笑,一笑而过,甚至是还戏称你因为摔脚而把脑子也摔坏了,我真的没想到情况是那么的严重,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很是惭愧。后来,想着要和伟哥他们去医院看你,结果也不知是因为这个那个的还是没有去,现在连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了,真的很后悔。同桌的时候你也和我抱怨过命运为什么对你是那么的不公,我也一句有的一句没的开导你,安慰你,当时我也真觉得你的命运很不公,但真的没想到情况有这么糟糕,而你暗地里又是那么的勤奋,那么的顽强;大多时候,你都很乐观,现在想起来,那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。

没想到生命是那么的脆弱,曾经坐在身边的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被命运吞噬。而在命运之前,我们都显得那么无力,你也一直反抗着,却终究逃不过。或许,你已经厌恶了被病魔折磨,这样又或许是更好的解脱,现在只能希望你一路走好,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,几十年以后你也不会再孤单的了。还有,那边有谁敢欺负你,托梦告诉我,我一定帮你打他!

“我觉得哦,其实别人觉得你怎么样都不重要,只要你自己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!” ——小晖经典语录

谨以此纪念曾经的同桌,对小晖有的是愧疚,是后悔,是惋惜。 并愿所有孩子们珍惜眼前人,关爱身边人!

汤岑麒 2011年4月28日


小晖(沈哲晖)是我亦师亦友的高中同学。当年我对数学感兴趣、投身数学竞赛,甚至直到今日从事数学相关的专业可以说都是受到了他的很大影响。遗憾的是他因遗传性疾病,未及步入大学就英年早逝。每每想起当年意气风发指点几何代数数论组合的日子,总是不经让人神伤扼腕。斯人已逝,一别十载,转友人汤岑麒的悼文以念。原文载于人人网,原址已不可考,幸得多年前一副本。

盛浩 2019年9月17日

Top